闪电网络大爆发,比特币将迈入2.0时代?

2019-02-25 23:14 评论 0 条

近日,一场实验风靡了全球。

可能连发起人都没有想到这场实验会如此风靡——这场名为“闪电火炬”的传递赛已经传遍40多个国家,连推特的联合CEO都参与其中,甚至还上过太空。

▲闪电火炬全球接力图

实验很简单——每一位参与者用闪电网络给下一位参与者转比特币,数量从10万聪(大约3.5美元)开始,每位参与者收到币之后,再加上1万聪传给下一位。

“闪电火炬”发起人Hodlonaut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一活动的起源是因为他在第一次运行闪电网络时感到万分激动,所以想与社区其他人一起分享这种心情,“在闪电网络上交易让我感到的激动之情就和我当年第一次发现比特币一样。”

不止Hodlonaut,坚定的比特币持有者们都难掩兴奋。他们认为,闪电网络激活了比特币的支付功能,比特币将从“数字黄金”的1.0时代正式迈入“支付货币”的2.0时代。

确实,闪电网络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2018年12月7日,Bitcoinist报道,闪电网络节点数量突破4000个,通道数量突破1.65万个,网络容量从2018年的11月初的122个BTC增长至460个BTC,一个月增长近4倍。

1月7日,CCN报道,闪电网络节点数量超过5150个,通道数量超过1.85万个,网络容量超过557个BTC。由于闪电网络,比特币的交易费用下降至3年来的最低点。

2月10日,1ML最新统计数据显示,闪电网络节点数量为6088个,较上月增加14.61%;通道数量2.466万个,较上月增加27.3%;网络容量达到657个BTC,较上月增加15%。

比特币分析师JP Thor在2月发布的网络测试结果显示,闪电网络支付速度已与ApplePay等传统的中心式数字支付平台相差无几。

而在2月12日,Twitter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证实闪电网络将被应用到Twitter旗下同样由他担任CEO的移动支付公司Square中。在讨论闪电网络的播客中,Dorsey称:“在所有加密货币中,比特币最有可能成为货币,比特币是互联网‘本土’货币的首选。”

▲Twitter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

闪电网络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有这么多位大佬(Roger Ver、赵长鹏等)为它代言?

缘 起

闪电网络是一种链下扩容方案,它的由来,要从比特币诞生时说起。

闪电网络最早源于一个叫做“支付通道”的概念。中本聪与当时的bitcoinj开发者Mike Hearn进行私人通信时详细地介绍了支付渠道的工作原理,火鸟财经截取了其中的部分:

未记录的开放交易可以被保持并替换,直到nLockTime达到为止。它可能包含多方支付,每个输入所有者都需对输入进行签名。对于新的写入,每个版本都必须签名更高的序列号。

如果一方停止同意更改,则最后的状态将在nLockTime中记录。

中间交易不需要广播,网络只记录最终结果。

这里已经有了闪电网络的影子。后来,双层支付通道、双向支付通道等概念被提出,进一步发展完善了闪电网络。

2015年年初,一篇题为《比特币闪电网络:可扩展的链下即时支付》(The Bitcoin Lightning Network: Scalable Off-Chain Instant Payments)的白皮书最终成为规则的制定者。江湖号称仅次于比特币白皮书的闪电网络白皮书,该文作者是Joseph Poon(潘志豪)和Thaddeus Dryja。

白皮书的发布标志着闪电网络的诞生。

闪电网络是什么?

闪电网络发明的初衷是什么?

潘志豪表示,2013年比特币第一次出现了区块空间被填满的情况,他和Thaddeus Dryja由此开始思考相关改进办法。

也就是说,闪电网络是为了解决比特币可扩展性问题诞生的。那么他是如何实现扩容的呢?

简单来说,其背后的理念是将大量的小微交易放到链下进行,将最终结果在主网进行结算。这样一来,主网就完成了瘦身。这里要强调一下闪电网络的前提是日常的、小额的交易。

举个例子,如果A、B之间需要经常相互转账,那么按照一般的流程是这样的:A将交易信息提交到链上,矿工打包(需要手续费)确认并广播交易,经过6个区块的确认,最终B收到了A发过来的BTC。按照每10分钟出一个块的速度,B至少要等1个小时才能收到A的转账。如果A、B之间需要经常发生转账行为,不仅等待时间长,而且每次转账还要支付手续费。

如果部署了闪电网络,那么两个人的转账则是这样的:双方建立一个支付通道,即分别向一个多重签名的地址转入一定数额的比特币,比方说A转入5个BTC,B转入4个BTC。这个公共账户(A:5 ;B:4)在链上得到矿工确认。通道建立后,AB之间可以进行多次转账,这些转账都是在链下点对点进行的,不需要矿工打包,也就是说没有第三方,因此不需要支付手续费,而且能够实现秒达。如果双方不想进行交易了,可以关闭通道,然后将双方签名确认的最新交易信息发到主网,进行结算确认,写入区块链。开通和结束通道需要付费。

这样对比看来,是不是觉得眼前一亮。但是很快你又会提问,你不可能和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建一个通道吧,这样不仅成本高(先要质押部分BTC),开关闭通道还需要手续费。这时候你可以选择通过其他的节点牵线搭桥来进行转账。

以ABCD四个人为例,假如A要给D转账5个比特币,双方之前并没有建立通道,但是A可以通过B和C连接到D。于是D造了一对钥匙锁,并将锁传给A,自己掌握钥匙。

接下来A对B说,如果你能在3天,把钥匙给我,我就给你5.5个BTC,否则钱就会退回我的账户。同样,B也对C说,如果你能在2天内将钥匙给我,我就给你5.25个BTC。最后C对手握钥匙的D说,如果你能在1天内把钥匙给我,我就给你5个BTC。

于是D将钥匙给了C,拿到了5个BTC,C又将钥匙给了B,拿到了5.25个BTC,B将钥匙给了A,拿到了5.5个BTC。

▲火鸟小编手绘图

简单理解就是A拥有一笔财产,想要得到财产的人必须在有效时间内拿到钥匙,钥匙在D的手里。在AD没有直接联系时,其他人就会在有效时间内以低于财产的价格从D手中买钥匙,然后用拿到的钥匙到A那里获得财产。中间的节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他们可以赚差价,也就是手续费。在上述的例子中,A实际花了5.5个BTC,其中0.5个BTC是B和C的充当路由节点的手续费。支付通道的相互连接,形成了一个闪电网络。

很多朋友可能要问,在链下交易怎么保证安全可信呢?在这方面,开发者有很多设计,比如多重签名,每一次转账需要双方分别签名,才有效,最后提交到主网的结算信息也是经过双方签名确认的。如果有一方申请结束通道,他需要等到1000个区块后,才能获得资金。而在此期间,如果交易的另一方发现对方作恶(比方说将双方之前签名的某个交易提交到网络),可以提供证据,如果属实,那作恶的一方最开始存入通道的比特币将全部罚给另一方。还有哈希时间锁定合约,如果在限定的时间内没有完成指定任务,钱将退回到发起者账户。为了保障链下交易安全,还有很多精巧的设计,这里就不详细展开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翻翻技术贴。

入选比特币扩容方案

在闪电网络白皮书发布不久后,比特币社区开始正式考虑扩容方案。正所谓时势造英雄,在扩容之争中,闪电网络开始走到台前并收获了相当一部分人的支持,其中就包括比特币Core开发团队(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

中本聪在隐退之前,曾说1M的区块容量上限在未来某个时候可以再调整。

2015年5月,区块实际容量达到400k左右,并仍在快速增长,中本聪的继任者Gavin开始全力推进扩容。这时候,扩容成为了社区的共识,但是在选择扩容方案时,大家的意见发生了分歧。

“扩容是任何区块链都在试图解决的一个难题。有人赞同直接提高区块上限,有人支持更改共识机制,缩短交易确认的时间。有人支持二层网络,把结算层和支付层分开。无论哪一种方式,我觉得都是值得探索的。”九州资本创始人、前巴比特大学创始人何琼介绍到。

据了解,当时的扩容方案非常多,如链上扩容、链下扩容、弹性扩容、分步扩容等。整个社区围绕扩容方案进行了多番激烈的争论,由于意见难以调和,比特币大本营最终分裂成三个阵营,他们分别是:支持扩容到2M的Bitcoin Classic、支持隔离见证+闪电网络的Core、支持扩容到8M的BCH。

为什么Core会选择这个方案呢?

何琼认为,Core开发者是非常专业又谨慎的。他们认为直接扩大区块的方式“简单粗暴”,区块增大虽然暂时解决了拥堵的问题,但最终会导致全节点数据存储成本增大。整体存储成本上升到一个高度,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导致中心化。反之,追求小区块,存储成本越低,去中心化程度就越高。

他继续补充道,闪电网络也是提高可扩展性的一种技术手段。其背后的理念是没必要把每一笔交易都记录在区块链上,而是在比特币上新增一条链,用于小额或日常交易。这样既维持了主链的小区块,保证了去中心化;又可以在闪电网络上提高TPS。

何琼的解释正好印证了最近的新闻:Bitcoin Core开发者Luke Dash Jr提议将比特币区块大小缩小到300KB,理由是只要这样才能真正保持比特币网络可行性并再次实用起来,因为比特币区块链已经比大多数人能够容忍的更大,而且这种情况会越来越糟糕。根据Luke Dash Jr的研究,将缩小到350k是可行的,可以帮助将交易转移到layer 2(闪电网络属于layer 2)。

不过火鸟财经在BCH社区(主张扩大区块的一派)中看到了另外一种解释:闪电网络是一个巧妙的构思,但技术过于复杂,技术难点太多,技术成型的时间太长。当时已经用了超过一年的时间来研发该技术,但效果还是不太理想。2017年2月时比特币出现严重拥堵,高峰时期未确认交易达10万笔,是选择大区块一劳永逸,还是期待一个遥遥无期的新技术,是很简单的问题。

闪电网络发展史

闪电网络的技术实现确实较为复杂,好在成为了比特币指定扩容方案后,获得了更多的支持。由此,闪电网络开启了从实验室走向现实世界的道路。

区块链公司Blockstream主张用C语言来完成闪电网络的实现,称为C-Lightning。比特币技术公司ACINQ用Scala语言开发出了自己的闪电网络协议,名为「eclair」。Lightning Labs(闪电实验室)以Google的Go语言来实现的闪电网络。

据了解,闪电网络的大部分开发工作由以上三个团队来共同完成,它们分别被称为Blockstream(C版)、ACINQ(Scala版)、LightningLabs(Go版)。

2017年的夏天,隔离见证的软分叉最终激活使用,为闪电网络在比特币上的应用铺平了道路。11月,Lightning Labs首次在区块链上通过闪电网络进行了一次货币兑换交易——从比特币到莱特币。12月,开发者Alex Bosworth通过他与支付处理器Bitrefill建立的一个闪电通道,支付了他的电话账单。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闪电网络上进行真实货币的买卖。

2018年年底,人们迎来了闪电网络节点数量和交易量的“爆发”。

2019年年初,据CCN报道,闪电网络节点数量超过5150个,通道数量超过1.85万个,网络容量超过557个BTC。由于闪电网络,比特币的交易费用下降至3年来的最低点。

Blockstream联合创始人兼CEO Adam Back在比特币十周年之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闪电网络似乎进展得非常快,有着众多的黑客马拉松、众多独立实现(c-lightning、LND和eclair)、独立协议开发者及众多钱包,还有非常活跃的闪电网络应用开发者对其感兴趣。

就连V神也曾赞叹,“在不依赖ICO的情况下,能将闪电网络发展到如今的水平,这项工作令人印象深刻。”

闪电网络沉寂多年后,突现爆发式增长,一下子点燃了比特币信仰者的火花。

1月19日,一个Twitter名为“hodlonaut”的比特币爱好者在第一次运行闪电网络时感到万分激动,为了分享这种心情,他在Twitter上发起了“闪电火炬”接力活动。

他通过闪电网络将10万聪比特币(3.4美元)送给了他在帖子评论区随机挑选的一个陌生人,并希望这个“火炬”能够传递下去,“火炬”从一个人传到下一个人之前,需要增加1万聪比特币。

令人意外的是,该活动在网上大火,至今为止已经辗转了180余次,跨越了全球数十个国家。经历过诸多大佬的手中,包括Twitter创始人Jack Dorsey、《掌握比特币》的作者Andreas Antonopoulos、Lightning Labs工程师Joost Jager、世界首位比特币项目投资人Roger Ver、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等。

从默默无闻到多方支持,闪电网络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推特(Twitter)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对一个闪电网络程序Tippin表示了支持,这个程序是浏览器内置的打赏程序,专门用于推特打赏。这个程序安装之后,推特用户可以在每条推文后面看到一个闪电的标志,这个标志也经常被推特用户用来表达对比特币和闪电网络的兴趣。

Twitter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还证实闪电网络将被应用到Twitter旗下同样由他担任CEO的移动支付公司Square中。

亿万富翁比特币投资者Tim Draper认为,两年后,世界将会用比特币购买咖啡,而这个场景依赖于扩容解决方案,尤其是闪电网络。他之前声称,到2022年,比特币将达到25万美元/枚,这是该行业出现的最高预测之一。

比特币分析师JP Thor在2月发布的网络测试结果显示,闪电网络支付速度已与ApplePay等传统的中心式数字支付平台相差无几。

闪电网络评价的两极分化

“作为一种技术创新手段,闪电网络近两年获得了更多关注,部署在闪电网络上的节点也越来越多。但目前没有哪一种扩容方式已经被证实是绝对正确的,因此闪电网络也需要经过商家和用户的运行,看它能否能经受得住市场的考验。”何琼说道。

诚然,尽管闪电网络近来发展迅猛,但是最终能否成功还需经受多方面的考验。更何况,市场上还是有很多人对它有着非常大争议。

看好他的人认为:

1. 闪电网络具有高扩展性,每秒可以容纳数百万至数十亿笔的交易;它还具备即时交易性,交易时间以毫秒计;

2. 交易费用极低,足以支持小额支付应用场景。

3. 除此之外,闪电网络还支持跨链原子级交易,一旦实现,又将成为加密货币领域革命性的一步。

4. 闪电网络的实现,意味着比特币可能真正的成为被广泛使用的支付货币(鉴于它相较于数字支付的巨大优势),而不再是只可远观的「躺」在交易所或钱包中的一个数字。

不看好他的人认为:

1. 闪电网络部署后,比特币主网就变成了一个结算中心,这与它的初衷(支付货币)不符,是对比特币的叛变。

2. 闪电网络也会导致中心化,因为拥有多数通道的节点最终会形成一个中心,该中心掌握着大量的交易信息,在隐私方面存在漏洞。而且,一旦出现大的节点,很容易被政府监控。

3. 闪电网络的部署会使矿工失去大量的手续费,矿工无利可图就会选择“罢工”或者寻找新的战场,比特币缺少矿工的支持,51%攻击的可能性会增加。

4. 闪电网络是一项复杂的且未经实践的技术,隔离验证只是为闪电网络的实现做了铺垫,一旦闪电网络出现问题,主链又没有能力处理那么多的交易数据,这对比特币来说是致命的威胁。现阶段,闪电网络可以在短期内缓解比特币交易拥堵的问题,在比特币在全球被广泛的认可和使用以后,比特币区块1M的限制将是不合时宜的,大区块的也是必须的。

5. 在闪电网络下,虽然每个通道都可以双向支付,但“个人小额支付”往往是单向而非双向的,整体而言,闪电网络所应用的场景是一个C2B的支付市场。但是对商户而言,现金流是命脉所在,他们需要尽快拿到销售收入进行投入再生产,而每次清算意味着开关一次通道,需要付出手续费,这将为商户添加工作难度和经营成本,降低商户采用BTC和闪电网络的意愿。

......

“对于闪电网络不看好的人,也可以举出几十条理由,说这个东西不work。那我们可以设定一个客观标准。预测一下到2018年底闪电网络里锁定的btc可以到多少?如果这个数字在2019年七月可以超过一万个btc,锁定金额达七千五百万美元,而且没有出现严重不可修复的安全漏洞,那么闪电网络相当于其它解决方案的优势基本就大局已定了。”某区块链自媒体在2018年中旬如是谈论到。

据闪电网络浏览器(https://1ml.com/ )数据显示,截止目前,节点数量为6515,容量为715个BTC。距离该媒体人设定的7月份达到1万个BTC的标准,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不过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据金色财经估算,按照目前30%的增长速度,10个月后,闪电网络将达到1万枚比特币,19个月后到达10万枚比特币。

闪电网络最终能否被接受、认可还是未知数,作为一种创新扩容方案,它值得我们的关注。

本文转自挖链网,火鸟财经原创,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火鸟财经”。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闪电网络大爆发,比特币将迈入2.0时代? | BitOL|比特在线-关注区块链技术动态的区块链导航
分类:链动态 标签:,

评论已关闭!